<object id="upp4r"></object>

        1. <center id="upp4r"></center><strike id="upp4r"></strike>
              <th id="upp4r"><option id="upp4r"></option></th>

              1. +法丨論方圓:淺談可得利益損失的“損益相抵規則”

                發布時間:2019-02-06 01:50    

                《關于當前形勢下審理民商事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規定,人民法院在計算和認定可得利益損失時,應當綜合運用可預見規則、減損規則、損益相抵規則以及過失相抵規則等。

                一、“損益相抵規則”概述

                楊立新教授將損益相抵定義為賠償權利人基于發生損害的同一原因受有利益者,應由損害額內扣除利益,而由賠償義務人就其差額賠償的債法制度。

                應用該定義,在計算和認定可得利益損失時,當守約方因損失發生的同一違約行為而獲益,其所能請求的賠償額應當是損失減去獲益的差額。該規則對于最終確定違約方的損害賠償數額具有限定作用,旨在確定受害方因對方違約而遭受的“凈損失”。

                二、“損益相抵規則”的理論基礎

                通說認為,“損益相抵規則”始自于羅馬法,但事實上,羅馬法在確定損害賠償數額時將所獲利益與損害加以平衡的做法僅局限于極個別案件中,尚未形成裁判規則。損益相抵真正發展成為一項損害賠償法上的規則源于19世紀的日耳曼普通法。

                “損益相抵規則”的理論基礎可以分為兩種,一為“差額說”,另一為“禁止得利說”,兩種學說的主要區別在于確認損益相抵的理論著眼點不同。

                依據“差額說”,損害是受害人損害事件后的整體財產狀況與假設損害事件未發生受害人所應有的整體財產狀況經比較所得出的差額。由此,在確定損害賠償數額時,應將受害人所有的利益與損害加以考量,扣除由損害事件給受害人帶來的利益。“差額說”這一理論直接影響了《德國民法》第249條“負損害賠償義務者,應回復其發生賠償義務之事由未發生前存在之狀態”的制定。

                法國法和英國法則是基于“禁止得利說”而確認損益相抵,“禁止得利說”認為,損害賠償旨在填補損害,故賠償應與損害大小一致,不可少亦不能多。基于該理論,被害人不得較無損害事故發生時更為優越。

                在我國古代法律中,損益相抵的適用也較為普遍。《唐律》《宋刑統》《明會典》和《清律》中,均明文規定了“償所減價”制度,即賠償損失扣除所受利益后的差額。這一制度正符合“損益相抵規則”的基本原理。

                對于我國現今在適用“損益相抵規則”時采何種理論依據,無論是法學理論還是實務操作層面,均未有明確的主張。在這個問題上,楊立新教授認為應采用“禁止得利說”作為適用損益相抵的依據,這是因為,該理論不僅符合民法的公平原則,更是完整地體現了侵權責任法補償基本功能的要求,符合立法的基本宗旨,同時在實務中也更加便于理解、掌握和操作。

                三、“損益相抵規則”的法律特征及構成

                “損益相抵規則”有如下幾個法律特征:第一,損益相抵是一種債法制度,除違約之債外,還適用于侵權之債、不當得利之債、無因管理之債等需要確定損害賠償責任的場合。第二,賠償權利人所受損害和受有利益基于同一原因。第三,可扣除的受益以發生的損害額為最大限度,即使受益超過損害,賠償義務人也不能向賠償權利人請求返還超過部分。第四,損害帶來的損失和受益在外部形態上可以用數量或者法律規定額度加以計量。

                在其構成上,應具備三個要件:

                (一)損害賠償之債成立

                不構成損害賠償之債的一些所得利益,均不得適用損益相抵。例如買方因賣方交付貨物品質不合格,而請求減少價金時,賣方不得以買方將貨物售出時價格未受影響為由,主張適用損益相抵。再比如,對于盜贓、文物等一些特殊物,在所有權人請求返還原物時,相對人不得以幫所有權人減輕費用為由主張損益相抵。這類返還原物行為,與因侵權、合同無效等而產生的返還原物不同,不構成損害賠償之債,不得適用“損益相抵規則”。

                (二)須受害人受有利益

                這里的利益既包括積極利益,也包括消極利益。前者為受害方現有財產的增加,后者指受害方應減少的財產未損失。

                (三)損害事實與所得利益間具有因果關系

                在具體判斷因果關系的構成時,基于同一賠償原因所生直接結果之損益,成為不可分離或合一關系者,或是基于同一賠償原因所生間接結果,彼此之間或與直接結果為不可分離或合一關系者,均為有相當因果關系。例如,違約為海上運送,因途中船舶沉沒而受損害,他方為海運而節省的費用,即為利益與直接結果不可分離。

                四、最高院以原判決未適用“損益相抵規則”為由,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

                廣西南寧鳳凰紙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鳳凰紙業公司)因與南寧稟晟新能源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稟晟公司)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2016)桂民終360號民事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

                鳳凰紙業公司再審申請理由有四,其中一點,鳳凰紙業公司認為,即使其應承擔損失賠償責任,因稟晟公司并未實際履行完畢全部合同義務,鳳凰紙業公司也不應賠償稟晟公司的全部預期利益損失。二審判決依據《廣西南寧鳳凰紙業有限公司蒸汽及冷凝水回收利用節能改造項目節能量審核報告》(以下簡稱《審核報告》)計算方式要求鳳凰紙業公司全額賠償,未考慮客觀上存在運行不正常等因素,有失公允。況且稟晟公司在不需要負擔新的項目維護成本之前提下卻能獲得合同履行時的節能效益分享款,也有違公平原則。稟晟公司在有關函件中已自認該項目實際投資為1590萬元,其實際損失至多不能超過該數額。

                上述觀點,充分理解并運用了計算和認定可得利益損失時的“損益相抵規則”。經最高院查明,一、二審判決以《審核報告》為依據在計算預期利益損失時并沒有考慮稟晟公司應當支出的必要成本,使得稟晟公司在不需要承擔任何后續義務的前提下享有節能效益分享款,明顯存在邏輯錯誤,有失公平。一、二審未對稟晟公司每年應支出的成本予以查明,鳳凰紙業公司的再審請求成立,予以支持。

                最終,最高院裁定撤銷原判,本案發回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重審。

                參考文獻

                [1]楊立新·論損益相抵[J]·中國法學·1994年第3期:72-79

                [2]曾世雄·損害賠償法原理[M]·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1年版):237

                [3]韓世遠·合同法總論[M]·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759

                [4]韓世遠·違約損害賠償研究[M]·法律出版社(1999年版):412

                [5]韓世遠·減損規則論[J]·法學研究·1997年第1期:144-158

                [6]史尚寬·債法總論[M]·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0年版):300-311

                [7]崔建遠·合同責任研究[M]·吉林大學出版社(1992年版):200

                Copyright ? 2018 武漢流光設備有限公司 鄂ICP備18016868號
                97视频,起视碰看97视频在线,超97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宝宝好涨水快流出来免费视频,少妇下面粉嫩抽搐白浆,秀婷好紧好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