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upp4r"></object>

        1. <center id="upp4r"></center><strike id="upp4r"></strike>
              <th id="upp4r"><option id="upp4r"></option></th>

              1. 「綠色工廠」彰顯一個企業的社會責任,這不是靠廣告和吹牛可以獲得的|Sisy Big Bang

                發布時間:2018-09-19 23:08          

                這一期的「一點一滴」將圍繞「綠建筑」,介紹一些在臺灣非常著名的高科技公司的廠房,讓大家知道,在節能減排上,哪些企業值得信賴

                例如,臺灣半導體產業里的「領頭羊」臺積電、大數據領域硬件最著名的臺達電子、還有在蘋果問世前幾乎橫掃全歐洲的筆記本品牌華碩……這幾家企業有一個共同的特質,就是充滿了對環境節能減碳的高度意識。

                在政府法規還未出臺、外界還沒有那么理解節能減碳的概念時,他們就一點一滴地蓋起了綠色廠房。

                臺積電晶圓15廠曾入圍「2014世界建筑節設計獎」

                關于「綠建筑的評估制度,美國有 LEED,臺灣有 EEWH,主要的生態標準包括節能環境、節能資源、材料減廢、室內環境與創新設計等。兩個標準因地制宜,略有不同。

                考慮到臺灣地小人稠,且下半年時常下暴雨的特點,專門負責臺積電新廠規劃的莊子壽決定綜合美國和臺灣的「綠建筑評估制度,建造節能減碳的綠色廠房。

                莊子壽告訴時任臺積電董事長的張忠謀,臺積電每蓋一間廠房,就會發生與民搶水搶電的狀況,畢竟廠房運作需大量能耗,會導致周邊居民的正常生活受到影響。

                很多人認為,以臺積電創造的生產總值和在臺灣的地位,大可不必做任何對環境的承諾,畢竟臺灣歷任領導者都想辦法討好他們,更不會限制其用水用電。但張忠謀卻不是這種態度,他認為農民有農民的苦,民生應該有民生需要用的水電。

                比起財富,張忠謀更重視企業的良心

                正是建造綠色建筑的決心,才有了臺積電位于竹科的晶圓 12 廠第 4 期的廠房。它的外觀是低調的灰色、黑色,還夾帶著紅色的鑲邊,看起來簡約、現代,同時兼具質感。

                大樓的正前方有一座大型的太陽能系統,能隨時跟著日照的角度變換方向。一旁還有三座混合型路燈,可以將風能、太陽能轉為電能,促使 LED 燈發光。

                廠房內部還設有一面跨兩層樓、高 7.2 米、寬 4.1 米的綠色植生墻,種有 10 多個種類、2300 多株臺灣原生類植物。由于植生墻靠近玻璃窗,植物可以使用天然的陽光進行光合作用。

                工廠的樓頂同樣令人驚嘆,有一大片舒服愜意的綠色草坪,休憩之外還可以改善「熱島效應」,不時還會引來一些鳥類。另外,草坪的角落里還設有試驗性的太陽能裝置,雖然實際發電量不高,卻蘊含了不少想象空間。

                綠色植物墻,增強人與自然的互動

                在省電方面,臺積電也有獨特之處。

                他們在大樓的一樓門禁旁設立了醒目的樓梯,意在鼓勵大家多走路,少搭電梯。

                不過,說到省電妙方,就不得不提每個員工工位燈座下的金屬拉線,可自行控制自己區域的照明人走即關,這樣就不會因為少數人而浪費大量的公共區用電。

                辦公室的照明燈都配有獨立控制的金屬線

                除了照明,辦公區的中央空調也有節能舒適的設計。

                他們在辦公區的部分區域設置了空調的自動控制按鈕,按需啟動,不影響周遭空調的運作,這樣可以將整個控制中心的負載降到最低,同樣避免了整個大區域空間內的浪費。

                在新廠房的規劃中,他們還運用了一些可再生能源,架設一些實驗性的電力裝置,例如太陽能發電,這些電力會并回辦公室的電網里,直接為辦公服務,不足的部分再由城市電力補足。

                物理感應器自動控制燈具和空調開關

                由于竹科這個地方經常面臨限水缺水,水資源管理相當重要,所以這棟建筑將冷凝水和雨水集中后再回收利用,作為景觀澆灌和生態池使用,并與人的飲用水系統分開處理。

                在耗能大宗的工廠,可以更進一步看到綠建筑發揮的功力。其樓頂上布滿一根根粗大的管線,曲折蜿蜒,分門別類出 25 種不同形態的制程回收用水,可以節省超過一半的自來水消耗,每年還可回收再利用 440 萬噸排水。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渾濁的研磨廢液經過處理后可以如清水一般透徹,之后進入回收系統,再到區域水場,從而澆灌一墻之隔的生態池里的喬木、灌木以及水生植物。

                此外,利用回收水源還可以營造溪流的動態感,而水中的生態島嶼可以隔離人的干擾,吸引動物進駐。

                將永續環保的概念融入整體規劃

                「綠建筑」很貴嗎?臺積電的經驗是只增加不到 1% 的建造費,卻比傳統工廠節省 20% 的能源,而且他們非常愿意將經驗技術分享給社會大眾。

                除了臺積電,以做大數據硬件聞名的臺達電子也是「綠建筑」的典范。

                這家公司曾發明了一套對醫院急診室和工廠都至關重要的「不斷電系統」,想必很多人都知道,但它的創辦人叫鄭崇華,或許鮮有人知曉,他很低調,雖然已經退休了,但還是廣受各方贊譽。

                早在 2005 年,美國的前副總統 Al Gore(艾伯特·戈爾)拍《不愿面對真相》的時刻,鄭崇華就讓臺達電子進入了「綠色工廠時代,并想盡各種方法讓工廠的每一處地方都不傷害土地。

                鄭崇華認為人類改變大自然絕不是成就,而是浩劫

                臺達電子 2005 年 8 月落成完工的臺南廠就是臺灣第一座綠色工廠,不同于一般方正建筑,臺南廠的外觀一度讓人以為是熱帶五星級觀光旅館。

                工廠大門的戶外玄關看似美麗的近代折板雕塑,其實運用了隔熱的雙層鋼板,一方面有遮陽擋雨的實用功能,另一方面也是最好的環保節能示范。

                建筑師以凸角設計層層退后,既創造陰影緩解臺南的酷熱,也串聯綠地讓昆蟲鳥類自在挪移。

                臺達電子的臺南廠

                走進大廳,視野直通藍天,深開窗的設計自然形成屋檐,天井帶入自然的采光,過多熱量的負面效應也被低輻射的玻璃阻擋了,且散熱快,可以省下 10% 的空調能源。

                從一樓到四樓,整棟綠建筑到處都種有植栽,終年長青,這使得室內的空氣質量遠高于一般廠房辦公區。

                工廠樓頂設有空中花園,擺放了 21.6 千瓦的太陽能光電板,每年發電總量據說可達 26000 千瓦時。花園本身也是超低維護的規劃設計,幾種簡單的臺灣原生類植栽,運用巧思,不但能多吸收二氧化碳,還能降低建筑屋頂的熱負荷。

                這些都是鄭崇華的驕傲。臺達電子甚至快速復制這種成功經驗,用綠建筑的模式打造在斯洛伐克和印度的生產基地。

                位于頂樓的太陽能光電板

                鄭崇華的環保眼光讓不少企業甚至先進國家的領袖折服,但他卻謙虛地說,這只是源自創業初期的切膚之痛。

                上世紀 70 年代,臺達電子開始做外銷,常常遭遇無緣無故的停電。因為當時他們的經濟成長很快,每年的能源需求要增加 7% 左右,附近老百姓能耗不足、被停電就會抱怨投訴。

                所以,2002 年 11 月,臺達電子南部廠區租約到期后,他就毫不遲疑要做綠建筑,并立志打造一個兼具生態、節能、減廢、健康等多重概念的綠色教育實驗廠,以此擺脫電池廠房過去給人高耗能、高污染的形象。

                深開窗的設計散熱快,省下10%的空調能源

                由于不局限框架,工廠四周破天荒地挖了天溝,左右兩側各有一條帶狀采光井,包括陽光、空氣、雨水都可以自然導入到地下室,得到充分的回收利用。

                值得一提的是,幾乎全區的雨水都能回收,包括屋頂和露臺,一年回收的量保守估計是 4100 噸左右,足夠工廠使用約 3 個月

                臺達電子還在地下室設了超過 20 支的一氧化碳偵測器,只要一氧化碳過量,系統就會自動開啟排風機,如果空氣質量較好就不開啟,可以說是備而不用

                其他企業的辦公廠房則是直接設置定時,在車流量大的上班時間準時啟動通風排氣系統,而不是在客觀評估完空氣質量后再決定是否開啟。這樣的話,按兩臺排氣系統計算,就會產生將近 50 萬的耗電量。

                臺達電子鼓勵員工多步行,少用電梯

                這座占地 1.89 公頃的綠工廠,外加前后三處生態水池和植物集合住宅,每年可為 3500 只鳥類及 35 萬只昆蟲提供所需的食物。

                不僅如此,工廠外圍種了 18000 多棵植物,每年可吸收 4000 多噸二氧化碳,相當于 31 萬輛 1800CC 汽車的排放量。

                相較于附近廠房每平 8 萬的建造成本,臺達電僅用了高出一兩成的費用,就為企業每年節省了 180 萬的電費和 50% 的日常用水,而建材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也降低 15.7%,總節能效果高達 30%,徹底呼應了鄭崇華的環保理念。

                鄭崇華常說:「近百年來,人類發展工業及各種活動,其實已經對自然環境造成了嚴重的沖擊。」打造真正「綠建筑」的效應不言而喻,但其背后除了企業善盡的社會責任,更多是對下一代無形且深遠的教育。

                臺達電子南科二期廠房

                第三個典范企業是華碩,雖然它已不如當年那么風光,但早在他們還風光的時刻就已經做到「碳足跡」。

                華碩鼓勵所有員工少坐電梯,盡量步行,他們上下班刷卡不是考勤,而是記錄每個人總共爬了多少樓梯,是計量的,人事處也會每個月通知員工相應的爬梯數據。

                走進華碩的總部大廳,有兩件藝術裝置引人注目:一個是「蒙娜麗莎的微笑」,它是用回收的主機板做成的;還有一個是奔牛,它身上覆蓋的「戰袍」、嘴里銜著的玫瑰花也全都是廢物利用的成果。

                這無疑是一間重視設計同時與地球親善的科技企業。

                用回收的主機板做成「蒙娜麗莎的微笑」

                在這個講究低碳經濟的時代,沒有什么材質比竹子更環保了,既可以吸收二氧化碳,還擁有超高的經濟價值,且相對于木材,它的循環周期短,三四年就可以再種植、再利用。

                華碩曾用竹子設計了一款筆記本電腦,還因此被《時代》雜志評選為「百大綠色設計」。

                華碩董事長施崇棠說:「把綠色當作一個很重要的創新,這就是一個 CEO 該關注的。」

                他們從 2000 年開始認識到綠色的重要性,2004 年就開發出了臺灣第一片無鉛主機板,在環保領域幾乎年年獲獎。

                為了取得「碳足跡」認證,華碩花費一年時間層層盤查?2000 家供應商,借以掌控二氧化碳的排放量,自己更得以身作則,事無巨細,全面設法減排。

                華碩推出的竹子系列筆記本

                在綠色領域耕耘 10 年,華碩領先堅守的綠色理念已經到了收割的時候。

                施崇棠感慨:「早期我們投入的時候,內部也會有很多掙扎。如果要比別人更早一點投入,那就會有很多部分需要權衡,包括價格、競爭力等。但從先來者的角度看,這個已經開始變成一個武器了。」

                確實,「綠建筑」只是第一步,下一步就是綠園區、綠城市,這些都可能成為氣候變遷年代里最強大的競爭力。

                一個企業的社會責任不是靠廣告打出來的,也不是靠公關宣傳出來的,更不是靠吹牛夸出來的,而是靠「一點一滴」。


                更多文茜視頻


                - 商務聯系 -

                魏小姐


                Copyright ? 2018 武漢流光設備有限公司 鄂ICP備18016868號
                97视频,起视碰看97视频在线,超97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宝宝好涨水快流出来免费视频,少妇下面粉嫩抽搐白浆,秀婷好紧好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