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upp4r"></object>

        1. <center id="upp4r"></center><strike id="upp4r"></strike>
              <th id="upp4r"><option id="upp4r"></option></th>

              1. 蒸汽大陸官方小說《失竊之石》 第五章:答案

                發布時間:2019-02-05 12:26  
                目錄

                第五章 ?答案

                第五章? 答案

                前情提要:艾羅蘭精靈丟失的珠寶出現在了格瑞恩國王歌劇院“特別演出”的拍賣中,但劇場突發的混亂讓一枚寶石以及同在拍賣中出現“奧爾汀之光”電擊槍不翼而飛……

                蜜西婭的小隊破格得到了20個人,再加上她自己,分成了兩組。她第一次獲得警局如此多的人手,好像一下擁有了一個什么都裝得下的袋子。此刻,他們正繞著國王歌劇院外圍的街道——布雷德森林街和周圍的幾條巷子巡視。杰曼也在隔壁的另一條街區,其他幾名小隊長則在待命,時間一到點就打算接替他們。

                作為隊長的蜜西婭看著路上車水馬龍,排除掉來參加“特別演出”的那一批人不算,本只是慕名而來,真正觀看演出的人也不在少數。演出效果自不必說,而就算在外面,異國他鄉的風氣也足夠吸引眼球。雖說格瑞拉從來都是個小有名氣的商業之地,不過在夜晚時分仍然能夠看到像是日間集市一樣的場景實屬不易。羽毛、絲綢、麻布,甚至還有金屬和陶瓷,這里的行人頭上能頂著任何材質的裝飾品,從高處俯視,五顏六色,像是一副馬賽克鑲嵌畫。身上的飾品叮叮當當的相互碰撞,腳下木質、皮質或者橡膠質的鞋子叩擊地面,人們討價還價、相互致意,作為主旋律,使不同的聲音交織在一起,聽起來完整統一。這場面在蜜西婭小時候可從沒出現過,雖然那時候格瑞恩也不錯,但可沒有這么多的外鄉人,要她說,這很大程度是因為高速蒸汽火車的普及,各種資源交流越來越容易,雖然以前用魔法也可以做到類似的事情,不過那就是睡前故事中出現的了。?

                不遠處夸張地一聲怪叫,驚得旁邊的樹叢里撲棱棱一陣聲響。蜜西婭順著聲音望過去,一個皮膚黝黑的跌倒的商人身后,一只灰色的貓頭鷹,嗖的竄入了夜空中不見了。

                “奇怪,”蜜西婭一邊揮手示意兩個隊員繼續跟上,一邊心想。“這么多年,我在權杖大道附近見過貓頭鷹么?”

                雖說這是個有點奇怪的小發現,不過這里畢竟是格瑞恩,而且也是與旁日不同的一夜,也許只是某個異地他鄉的貴人搞丟了自己的寵物。

                雖然對自己這么說,蜜西婭卻忍不住瞇了瞇眼——在與眾不同的時刻發生的怪事兒……她本人向來不信邪,小的時候,她就趁父母離開房間,到大門外尋找過“專門吃不睡覺小孩的怪物”,現在,即使是一條龍出現在這這里,她也要去用手摸摸才能確定。她的腦海中突然想起老長官的叮囑:“守住,別亂走!”沒錯,這兒會有點事兒!

                羅涅薩不認識老泰文斯,自然不知道警衛們呆若木雞的行為方式,她以為,必定是格瑞恩對黑市的放任態度,使城市的警衛們面對這么大的騷亂,卻還沒有趕到國王歌劇院維持秩序。更別說劇院里除了貴賓廳之外的地方甚至還在上演其他的戲目。這讓羅涅薩有一種仿佛置身怪異噩夢的奇妙感覺。

                “女士,情況怎么樣?”羅涅薩扭頭看了看——是鳴囀夜鶯的一名直屬隊員——這個男孩兒很年輕,外貌看上去二十不到。

                ?“你去通知其他人,讓他們選出五名帶著武裝的人,來跟上我,我會一路留下訊號。”?

                “遵命,女士。”穿著服務人員打扮的男孩兒行了一禮便匆匆離去了。

                羅涅薩本人則向一處巷子追了過去——她的法術看來為她指出了正確的方向,理由是之前看上去如同石頭一般了無生氣的寶石此時開始流露出細弱的光芒,只要在兩枚螢石內都注入魔法,它們在彼此靠近時便可發出光亮,離得越近、注入的法力總和越多,光量也就越大,然而螢石也就越不穩定。她沮喪地咒罵了一聲,猛地撕開了長裙的下擺,露出藏在下邊的、與服裝并不搭配的靴子,她還有機會追上對方——除非對方騎上了蒸汽機車或者馬。

                “我應該學會騎那些東西的。”她憤憤地想著,“不然我剛剛大可以搶一輛機車——或者自行車也行。”她這會正猛地沖過一個騎車路過的年輕人類,不由得惱火地瞪了他一眼。羅涅薩憑著經驗和膽量一邊移動一邊持續注入魔法,這顆隨時可能發生危險的線索,指引著她一路向前。

                不過今天也許是好運眷顧,她沒多轉幾個角落——這段距離可能還不到一里路,寶石的光輝已經從指間滲透了出來。

                在她預料之外的是,握住那個滲出同樣光芒的袋子的既不是人類,也不是精靈,卻是一只正在緩緩落在路燈上方陰影中的貓頭鷹。

                這點驚訝還不足以讓她停下,她當即抬手將手中的匕首投了出去,寒光如同箭矢一樣急勁地射向貓頭鷹。

                然后在那鳥兒受驚地大叫之前,匕首就如同被無形的手抓住一樣,轉了個方向,飛向了巷子盡頭的掛著“布雷德森林街”的牌子下邊,被牢牢的吸在一根手杖上,一個人影隨著腳步慢慢出現在她的視野里。

                “別動!”她左手手掌平指著對方,右手則握著匕首。

                “我以為精靈們一般對動物更溫和一些。這一點來說您似乎有些名不副實。”

                羅涅薩的眼睛一挑,盡量掩飾住自己的驚訝——“是你!”對方正是之前和她們一起的男性,當時他戴著禮帽,燈光又昏暗。

                “對,是我,家庭教師小姐。”這時羅涅薩看清楚了,這是一個有著象征災難的黑發黑眼睛年輕男子。“或者還是稱呼您,鳴囀夜鶯的首席歌手,羅涅薩女士?”

                “我能問問我是在和誰說話嗎?”

                “哦,在下是熠先生。”

                稱為熠先生的這個人——“發明家、魔法師、巨賈、貴族、間諜、小偷、乞丐,甚至莫須有的傳說”現在這個對著武器,說話的語氣就像是在吹口哨。

                “天大的誤會,我今天是來回收這玩意兒的。”他稍微抬了抬右手——是之前羅涅薩見到的蒸汽槍。“這個是我私人的東西,借給了某位朋友。結果卻聽說成為了這里的贓物。”

                “那珠寶也是您的私人物品!?”

                “這正是我要跟您在這里見面的原因。”黑發露出個帶點譏諷的笑容。

                “我要跟你見面?”?羅涅薩的眼睛瞇了起來,她現在實在很想用拳頭糊在那張笑臉上。

                “我們有共同的敵人,這個劇場的幕后老板——不僅僅是因為他偷了些珠寶或者發明,他有些更不能被容忍的行為。”熠先生說道。“我并不是專程給您添麻煩才來的,但是在讓提行李的小伙子陪您聊天后我發現,您和您同事的行動確實影響了我的計劃。可我并沒有什么機會提前解釋這些……”

                “別把我說得好像你的朋友似的……”羅涅薩舉著武器的手并沒有放下。“你們有多少人?”

                “就我一個人而已。”

                “不可能,你怎么會在那么混亂的情況下,不到一分鐘就從我身邊到達舞臺的?”

                熠先生舉起自己的手杖:“磁鐵。只不過我想辦法增加了它一瞬間的磁性。就像剛才的匕首。不僅是武器,就連人也能輕易吸起來……”

                羅涅薩恍然大悟:“管道!”

                “沒錯!用手杖吸住頭上的管道,一路滑下去可以省去不少麻煩。另外,我還得向您道歉,您的頭應該不疼了吧?”

                “那該死聲音!為什么別人聽不到?”

                “那個聲音——您知道聲音的頻率嗎?人類能夠聽到的聲音的整個范圍是20~20000赫茲,而精靈能聽到30000赫茲的聲音,至于有些像您這樣的精靈,不但對音量敏感,甚至能到聽到更高頻的聲音。我一開始的音腔怪調在別人聽起來只是些奇怪的聲調,但其中夾雜了不同頻率的聲音,會讓被測試的聽力不同的人有所反應。”

                羅涅薩恍然大悟,她不甘心!

                “您的目的不是螢石,小姐。”

                羅涅薩沒言語。

                “公主殿下也許不方便直說,但是這把槍才是您應當帶給她的。人類的科技,還有偷螢石的光明會的信徒才是你們的麻煩。”熠先生停頓了一下,“我們都是為了大陸的和平。”

                的確。羅涅薩知道,精靈的底牌一旦被人類掀開,因為蒸汽革命帶來的種族平衡就會徹底打破。“不管你是什么來頭,精靈們從不會感到畏懼。”

                “沒人害怕黑夜本身,我們害怕的從來都是黑夜里的未知。螢石出現在需要它的位置,才能揭露戰爭販子的野心;武器只有被證明它不會被帶上戰場,才最有意義。”熠先生掂了掂手里剛剛擊破過符文的槍,扔給了羅涅薩,“把它帶給公主,我的朋友知道公主需要它去讓長老們安心。這不過是另一把靠壓縮蒸汽加強威力的武器罷了,只是力量略大一些。配合會場上的特效,好像真的像什么技術革新似的。”

                “我不想冒險,我們可以回去慢慢談”羅涅薩舉起槍,“如果你說的是真的,你不用驚慌,舉起你的雙手,動作慢點。”

                “您不會動手,我現在也不能跟您回去。”熠先生說著,把手中的手杖扔向了對方。羅涅薩用槍射飛了手杖,身后立刻傳來蜜西婭的大喊聲:“去槍聲那邊,所有人跟我來!”羅涅薩一個轉頭的功夫,剛才還站在眼前的男子就這么憑空地失蹤了,跟他一起消失的還有那只遁入夜色中的鳥兒和羅涅薩原本尋找的螢石。

                Copyright ? 2018 武漢流光設備有限公司 鄂ICP備18016868號
                97视频,起视碰看97视频在线,超97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宝宝好涨水快流出来免费视频,少妇下面粉嫩抽搐白浆,秀婷好紧好舒服